查询


你与老板间的阉割秘语
发布时间:2015-07-16   被浏览次数:0

从小远远见了老师你就抹头走开,上课不举手,下课不提问题;上班以后,开会专选离领导最远的位置落座,除了必要的工作接触,总是希望他们不要召唤你;对那些拎包递水,颠颠儿跟在领导侧后方一步开外随时伺候着的同事颇有不屑。你认为那是因为自己不肯摧眉折腰,凭真本事吃饭的缘故,但是为何你对另外一些可以跟领导处之泰然,甚至拍拍打打、称兄道弟的哥们又心生羡慕呢?你到底是想要干吗?

 

为什么我们对老师、老板、领导,或者是任何一个在生活中起到关键作用的权威人物是这样的态度而不是那样的?

 

有一位辞职障碍的来访者,对他来说,找工作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即使新OFFER在握,去跟旧老板递交辞呈却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每天晚上睡觉前都在脑海里反复演练第二天要跟老板说的话,但是真正来到单位,光是想象自己往老板座位那儿走就有种“天都要塌下来”的感觉。他的问题是怎样离开,而你的问题相反,是怎样留下。只要有机会,辞职几乎是你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每个公司,每个单位都有一些像你这样的“养不熟的狼”。

 

殊不知你和之前那位辞职障碍者很可能用到同样的解释体系,只是不同的程度。阉割焦虑是弗洛伊德理论里面听起来最扯的一部分,但是用它来解释一个人对权威人物的态度于大部分国情下还真是妥帖。阉割焦虑的字面意思是,男孩子在俄狄浦斯期难免对母亲有所觊觎,但忌惮父亲会因此割掉自己的小鸡鸡而不敢贸然行动。事实上男孩子觊觎的不是母亲,而是主权。在现代社会的每一个家庭里,父亲是王,儿子是王储,但老王注定是用来被推翻的。如果老王不禅让,儿子总有一天掀动革命,取而代之。如果老王太强,儿子每一次的蓄意谋反都被无情镇压,则会导向两个结果:一是儿子自认拼不过父亲,甘心在自己的封地里享受规定的生活,直至老死在王储的位置上。这时候儿子是被吓到直接没了焦虑,或者隐喻地说,是已经被割妥了的。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很多牛人的儿子都特别不行,被牛父割了往往是原因。中国的传统社会里,送去辅佐社稷的成品都是被割妥了的。现代的公司或单位里,我们也会看到这样一些人,他们对权威的畏惧和服从是里外一致的,他们可以成为忠心的老臣,得力的二把手,他们会坚决阻止自己向最高权力迈进。另一个比较严重的结果就如那位辞职障碍者,他们对自己的个人能力一念尚存,还想着要去创建自己的王国,但是对老王之怒非常恐惧,以致举步维艰。

 

与能够左右自己命运的权威人物相处时有不自在感的,多多少少有阉割焦虑。为方便这里只讨论了男孩子的情况,女孩子也同样适用。你不愿意与权威人物靠得太近,是担心他们看出你的谋逆之心。但无论你怎么控制,在权威人物面前你往往情不自禁地搞出一些低级错误泄露天机,比如,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可以让领导搭你的顺风车,与领导来个贴身恳谈,为何你却手忙脚乱将车门锁死让领导上不来车?

那些跟领导相处毫无负担,真的可以拍拍打打,以哥们自处的幸运儿,不管他们的年纪多大,背景如何,很可能他们都已经成为了自己原生家庭事实上的王,因而告别了阉割焦虑。

 

用阉割焦虑解释下属与上司之间的不自然的关系,在中国往往适用,原因是中国是家天下的传统。在中国,任何一个封闭的小系统内,人与人之间多半可以套用家庭内部的角色关系。或许这种解释体系在鼓励平等的上下级关系的外企里边就不适用。一个高效的社会会尽可能让合适的人在合适的位置上,阉割焦虑迁移到工作中,对组织高效和个体的自我实现主要是负向的作用。

 

当下属的,可以给阉割焦虑来个自评。严重者尽快求助于专业辅导,如果是程度不深的焦虑,基本上你在调整与领导的关系模式方面就不用费什么心思了,因为潜意识的工作很难为意识左右。考虑自己的职业理想,到底想要创立什么样的小小王国,为此还需要怎样踏实的积累,倒显得更有意义。

 

当父母的,为了孩子将来事业上有魄力,对于孩子对你权威的挑衅,次次都镇压不行,尤其是青春期孩子的父母,需要从手指缝中漏出一些机会给他/她,让他/她小尝胜利的滋味。

 

当领导的,若发现你的下属中有很多与你相处不自然或有回避的倾向,首先反思是不是自己的作风太像家长了,过于家长化的作风往往会堵塞言路,进而伤害组织。对那些小有谋逆之心,但确实有能力的下属,宽容他们的不自然,尽可能封给他们属于自己的小小王国,但不必希冀他们能永远做你的下属,要想留住他们,只有鼓励他们做你的合作者,甚或干脆禅让。对那些哈你哈得很舒服的,还是多想一层,学不会舒服相处从小远远见了老师你就抹头走开,上课不举手,下课不提问题;上班以后,开会专选离领导最远的位置落座,除了必要的工作接触,总是希望他们不要召唤你;对那些拎包递水,颠颠儿跟在领导侧后方一步开外随时伺候着的同事颇有不屑。你认为那是因为自己不肯摧眉折腰,凭真本事吃饭的缘故,但是为何你对另外一些可以跟领导处之泰然,甚至拍拍打打、称兄道弟的哥们又心生羡慕呢?你到底是想要干吗?


为什么我们对老师、老板、领导,或者是任何一个在生活中起到关键作用的权威人物是这样的态度而不是那样的?


有一位辞职障碍的来访者,对他来说,找工作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即使新OFFER在握,去跟旧老板递交辞呈却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每天晚上睡觉前都在脑海里反复演练第二天要跟老板说的话,但是真正来到单位,光是想象自己往老板座位那儿走就有种“天都要塌下来”的感觉。他的问题是怎样离开,而你的问题相反,是怎样留下。只要有机会,辞职几乎是你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每个公司,每个单位都有一些像你这样的“养不熟的狼”。


殊不知你和之前那位辞职障碍者很可能用到同样的解释体系,只是不同的程度。阉割焦虑是弗洛伊德理论里面听起来最扯的一部分,但是用它来解释一个人对权威人物的态度于大部分国情下还真是妥帖。阉割焦虑的字面意思是,男孩子在俄狄浦斯期难免对母亲有所觊觎,但忌惮父亲会因此割掉自己的小鸡鸡而不敢贸然行动。事实上男孩子觊觎的不是母亲,而是主权。在现代社会的每一个家庭里,父亲是王,儿子是王储,但老王注定是用来被推翻的。如果老王不禅让,儿子总有一天掀动革命,取而代之。如果老王太强,儿子每一次的蓄意谋反都被无情镇压,则会导向两个结果:一是儿子自认拼不过父亲,甘心在自己的封地里享受规定的生活,直至老死在王储的位置上。这时候儿子是被吓到直接没了焦虑,或者隐喻地说,是已经被割妥了的。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很多牛人的儿子都特别不行,被牛父割了往往是原因。中国的传统社会里,送去辅佐社稷的成品都是被割妥了的。现代的公司或单位里,我们也会看到这样一些人,他们对权威的畏惧和服从是里外一致的,他们可以成为忠心的老臣,得力的二把手,他们会坚决阻止自己向最高权力迈进。另一个比较严重的结果就如那位辞职障碍者,他们对自己的个人能力一念尚存,还想着要去创建自己的王国,但是对老王之怒非常恐惧,以致举步维艰。


与能够左右自己命运的权威人物相处时有不自在感的,多多少少有阉割焦虑。为方便这里只讨论了男孩子的情况,女孩子也同样适用。你不愿意与权威人物靠得太近,是担心他们看出你的谋逆之心。但无论你怎么控制,在权威人物面前你往往情不自禁地搞出一些低级错误泄露天机,比如,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可以让领导搭你的顺风车,与领导来个贴身恳谈,为何你却手忙脚乱将车门锁死让领导上不来车?


那些跟领导相处毫无负担,真的可以拍拍打打,以哥们自处的幸运儿,不管他们的年纪多大,背景如何,很可能他们都已经成为了自己原生家庭事实上的王,因而告别了阉割焦虑。


用阉割焦虑解释下属与上司之间的不自然的关系,在中国往往适用,原因是中国是家天下的传统。在中国,任何一个封闭的小系统内,人与人之间多半可以套用家庭内部的角色关系。或许这种解释体系在鼓励平等的上下级关系的外企里边就不适用。一个高效的社会会尽可能让合适的人在合适的位置上,阉割焦虑迁移到工作中,对组织高效和个体的自我实现主要是负向的作用。


当下属的,可以给阉割焦虑来个自评。严重者尽快求助于专业辅导,如果是程度不深的焦虑,基本上你在调整与领导的关系模式方面就不用费什么心思了,因为潜意识的工作很难为意识左右。考虑自己的职业理想,到底想要创立什么样的小小王国,为此还需要怎样踏实的积累,倒显得更有意义。


当父母的,为了孩子将来事业上有魄力,对于孩子对你权威的挑衅,次次都镇压不行,尤其是青春期孩子的父母,需要从手指缝中漏出一些机会给他/她,让他/她小尝胜利的滋味。


当领导的,若发现你的下属中有很多与你相处不自然或有回避的倾向,首先反思是不是自己的作风太像家长了,过于家长化的作风往往会堵塞言路,进而伤害组织。对那些小有谋逆之心,但确实有能力的下属,宽容他们的不自然,尽可能封给他们属于自己的小小王国,但不必希冀他们能永远做你的下属,要想留住他们,只有鼓励他们做你的合作者,甚或干脆禅让。对那些哈你哈得很舒服的,还是多想一层,学不会舒服相处的轻度阉割焦虑者至少还当你是王,纯然藐视而只把你当工具的,却可以让你醉死在宝座之上。

上一篇文章:婚姻问题何去何从——痛苦抑或改变?
下一篇文章:扯下那块美丽的遮羞布——魏湘
专家团队
 颢润简介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网站律师 ┊

版权所有 颢润心灵(北京)信息咨询有限公司Copyright 2014 京ICP备14015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