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询


是什么在破坏着一个人的希望?——关于原始嫉羡的讨论
发布时间:2015-10-31   被浏览次数:0

文/ 魏湘   颢润心理咨询师


嫉羡感是一个人内心最为强大的摧毁程序,因为它实实在在地摧毁着一个人的希望。

 

关于原始嫉羡这个话题,是我一直在学习与领悟的主题,因为这个问题一直在深深地困扰着很多人的工作,情感或者说命运。

 

首先,关于原始嫉羡的最初解读,依然想引用来自于克莱因女士的定义:“我认为嫉羡是破坏冲动一种口腔施虐和肛门施虐的表达,从生命一开始就运作着,而且它有着一种体质上的基础。”1 

 

关于嫉羡的来源,我们依然需要从婴儿与母亲的关系上来看,婴儿最早的客体就是母亲的乳房,这里可以比较一下嫉羡(envy)与贪婪(greed)的区别,在克莱因对于婴儿的假设中,婴儿强烈匮乏,他面对能让他活下去的乳房所带来的乳汁是充满了矛盾的感觉,比如这能营养他的生命,但乳房并不属于他,不为他控制,而且不能随时得到满足。

 

在这个时刻,面对乳房,婴儿会有两种不同的感觉,一个是贪婪,就是孩子的幻想中恨不得直接占有乳房,并希望将乳房掏空为自己所有。婴儿并非想把乳房摧毁,只是对于不能完全满足自己欲望,而只能按照乳房或者母亲规律去给予自己而充满怨恨。

 

而另一个感觉就是嫉羡感,在这个婴儿的幻想中,他放弃想获得与占有乳房的愿望,他要摧毁乳房。也就是婴儿面对能给予营养的乳房,他难以忍受这个东西如此强大,而且重要,能够对他的生命有着巨大影响的东西存在着,并且无法控制。他宁可摧毁这个好东西,也不愿意继续无助地依赖它。

 

这个乳房的存在,因为嫉羡感,而带给婴儿的是绝望的毁灭感,而非期待。同时,在这套程序操作的过程中,婴儿会建立一个理想化客体,用理想化的这部分来彻底毁灭令他感觉好的,当然理想化的客体是并不存在的,但只有这样,婴儿心中才可以平衡。

 

因为这个感觉的存在,婴儿直接攻击着好乳房的存在,而直接回避了区分好乳房与坏乳房分裂性的可能。

 

克莱因倾向于认为所有重要心灵程序的起源都是先天因素,因此,她也将过度的嫉羡归因于过强的先天侵略驱力。她所形容的嫉羡的糟蹋,也能放进一个不同的因果架构中,看作是孩子对于极为不一致父母照顾的反应,这种照顾不断激发起孩子对被回应以及爱的希望,但大部分的时候却残酷地遭受挫折。(本段内容参考自Mitchell,1988)

 

关于婴儿期的“嫉羡”发展下来是如何在影响着一个人的生活呢?

 

我们会听到有的人会经常说“我这个人就是这个命,总是这么倒霉。”但是当你去帮他看到机会时,他会否定你的任何建议。也许你会碰上亲人或朋友会反复抱怨他的命运如此痛苦,如此受尽折磨,但是当你请他出来看看面对这个世界其他可能性时,你的建议是无法进入他的内心的,于是他还会继续过着痛苦的生活。

 

当然这是一种外显的内心中的嫉羡感,还有更隐蔽的内心暗示,也许在你内心经常会有这样的声音流淌:

 

“我是很难快乐起来的人,在生活中的一切好像都很难让我有高兴的感觉,即使看上去我的生活一切安稳。” 

 

“这世界注定孤独,我爱父母,但他们距离我如此遥远,我的朋友也无法理解我,难道我一生都是孤独的路人?”

 

“我的工作充满挫败,可能我就不适合这种竞争性强的工作吧?”

 

“为何我就找不到爱我的人呢?”  

 

“我的婚姻就是这样糟糕了,可能命运可能就是如此安排的,我就只能这样了。”  

 

在你心中回响的诸多破灭希望,令你无法自拔的念头或许都是有关它的影响——“嫉羡”。

 

也难怪,克莱因曾说关于“嫉羡”是人内心中最具破坏性的内心状态,“七宗重罪”之一。“我甚至认为它是所有潜意识感觉得到的罪里面最严重的,因为它毁坏、伤害了生命来源的好客体……减少了个体对后来的关系的真诚信任,也使他怀疑自己对爱和美好的能力。”2而这些所有感觉的产生,就是在我们内心中充满了对自己的攻击,也是一种对于要获得更好生活的强烈罪恶感,令我们无法享受生活的美好,在有新的,充满未知的机会来临时,内心会有另外一个声音来否定或者质疑你的选择,当外部现实令你挫败时,这个声音会洋洋得意地告诉你:“你注定如此失败,你根本无法获得幸福。”于是,你的内心会慢慢地习惯于挫败,对于任何成功,支持,胜利会感觉越来越远,仿佛那是天方夜谭,即使偶有闪现,你也会觉得那是一场骗局。这就是关于嫉羡在如何影响一个人一生命运的“杰作”,它静悄悄的,无懈可击地在毁灭着愿望与期待,消磨着关于生命的火光。

 

在克莱因的论述中,也曾说过,婴儿如何修复嫉羡感呢?那就是母亲可以建立起稳定的关系,并在这个关系里给孩子一个关于口欲满足的滋养中得到“享受”的感觉,当婴儿享受到乳汁的喂养时,并且当他能感到这是母亲之于他的美好礼物时,嫉羡感才会逐渐弱化,并因乳房这一美好的满足,而感到世界之于他之礼物与馈赠。

 

而对于在现实层面的成人过度嫉羡内心修复中,这个原始的感觉可能也是咨询中需要面对最为严酷的局面,一方面咨询师在建立关系同盟,希望靠近,并用关系新的营养来试图更新来访者心中的痛处,但在强烈嫉羡者内心中这是一种接近毁灭痛苦的靠近,于是会用各种方式来打击咨询师,毁灭掉这个关系,远离可以带来任何“希望”的关系。

 

在这个时刻唯有咨询师可以用自己内心的力量与理论的支撑,在每个破坏中,用理解与诠释,在几近于逼入绝境的瞬间,努力地活过来,才有希望可以与嫉羡者一起度过“好就要摧毁”的绝望时刻。

 

在一个人发展的过程中,与母亲乳房的关系,将变成热爱人、价值和理想的基础,对原初客体初始所经验到的某些爱被吸收。3 

 

当一个人感受到身边关系对他真诚的爱,对他的不离不弃,一步一步地荡涤心中那充满嫉羡的恨意,他的内心或许可以打开,可以接收,可以拥有,可以享受,可以感恩,也可以分享。

 

参考文献:


1,台版《嫉羡和感恩》第十章227页,作者:梅兰妮.克莱因策划:林玉华 王浩威 翻译:吕熙宗 刘慧卿财团法人|华人心理治疗研究发展基金会|共同出版

2,台版《嫉羡和感恩》第十章244页,作者:梅兰妮.克莱因 策划:林玉华 王浩威 翻译:吕熙宗 刘慧卿 财团法人|华人心理治疗研究发展基金会|共同出版

3,台版《嫉羡和感恩》第十章242页,作者:梅兰妮.克莱因 策划:林玉华 王浩威 翻译:吕熙宗 刘慧卿 财团法人|华人心理治疗研究发展基金会|共同出版


上一篇文章:我所理解的“思考”——在比昂理论框架下的思考
下一篇文章:婚姻问题何去何从——痛苦抑或改变?
专家团队
 颢润简介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网站律师 ┊

版权所有 颢润心灵(北京)信息咨询有限公司Copyright 2014 京ICP备14015927